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

东莞市盛裕绒艺玩具有限公司

sal365官方网站

15160216604
联系方式
全国服务热线: 15160216604

咨询热线:15351601431
联系人:崔俊梅
地址:香港市上环永乐街177-183号永德商业中心

保险资产大腾挪,刘益谦打的什么算盘?

来源:sal365官方网站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6   点击量:170

    文/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 宋怡青

      摘要:刘益谦对于保险的态度几经变化,这是资本对保险资产的一个缩影。

      已是岁末,凌晨5点多刘益谦更新了一条朋友圈:“谈不上披星戴月,而是细雨蒙蒙赶脚”,配了一张飞机舷窗的照片。6个小时后,刘益谦再度更新,“这么大的雾还是降下来了,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,风调雨顺!”

      让刘老板漏夜赶场的是一场签约仪式。12月3日,刘益谦控股的天茂集团(000627,股吧)(000627.SZ)与湖北宏泰、武汉地产、江岸国资这三家国资股东签约,拟共同以现金方式向国华人寿增资95亿元,其中天茂增资约48.45亿元。增资完成后,天茂持股仍为51%。

      这是刘益谦保险资产腾挪大戏的其中一场。仅一周之前,天茂出清了所持的安盛天平财险9.25%的股权。

      在这位资本强人眼里,保险这门生意接下去要怎么做?刘益谦以“买买买”著称,无论是3.08亿元买下王羲之《平安帖》,还是2.8亿港币买下明化成斗彩鸡缸杯。资本圈流传着一句刘老板的名言:“艺术品要买贵的,股票要买便宜的。”

      2004年刘益谦发起设立天平车险,这可以看做是其涉足保险业的开端,他比很多资本巨头都更早地抓住了保险牌照。2007年随着国华人寿的获批,天茂把寿险牌照收入囊中。2016年趁着保险市场的热度,天茂曾公告,将其行业属性由“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”变更为“保险业”,俨然成为A股保险第四股。

      这是资本大鳄介入保险领域的一个缩影——都有一个“保险梦”,过去几年尤为热闹。随着保险股权穿透式监管日趋完善、市场竞争愈加激烈,曾经炙手可热的风口也渐渐平息。刘益谦此时的一系列举动,又意欲何为?

      出清财险

      刘益谦与安盛保险分手了。11月26日,天茂和其余4家股东同时与法国安盛公司(AXA)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,5家股东将合计持有的安盛天平50%股份出售给法国安盛。出售完成后,法国安盛将实现对安盛天平的100%持股。

      至此,刘益谦清空了手里的安盛天平股权,此前他在其中占比9.25%。2004年,刘益谦正是通过参与发起设立天平车险涉足保险江湖。

      作为中国第一家专业车险公司,天平车险曾连续稳定盈利,为天茂带来了大笔营收。但从2013年起,天平车险进入亏损期。为了扭转局面,2014年引入了法国安盛,除更名为安盛天平外,业务范围也从车险拓展到了家财险、货运险、责任险等。而车险仍然是其最大的业务板块。但随着车险市场新规不断推出,商车费改进一步深化,大部分以车险为主的中小险企保费不断下滑,安盛天平也难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  2014~2016年,安盛天平的车险承保亏损分别为3.1亿元、2.3亿元和3.59亿元。2017年,安盛天平的车险承保亏损进一步扩大至4.73亿元,居行业之首。多年来,安盛天平传统的风控技术,依赖于人员的勘察定损、核价理赔,在科技盛行的今天显得落后。2017年,安盛天平的综合成本率为111.5%,远高于业内平均水平。

      也因此去年安盛天平整体出现亏损,达2084.62万元。安盛天平还曾因一些营业网点存在网销拒绝单独承保交强险,在2017年收到三张罚单,共计被罚15万元。原保监会行政处罚公告称,安盛天平某营业部在核心业务系统中设置不能单独承保交强险,若消费者增加选择投保商业车险后,才可提交投保需求,进入订单确认环节。

      刘益谦曾经表示,他把安盛天平当做产业来做,过去14年投入了更多精力在企业经营上,这与一般的股权投资不一样。这笔投资让其赚的盆满钵满。天茂公告显示,此次转让总金额约为8.51亿元。按照此前天茂公布的2.28亿元持股成本计算,该交易预计将实现投资收益约6.23亿元。

      增资寿险

      出清天平安盛的同时,刘益谦也在增资国华人寿。国华人寿是刘益谦手里的另一张保险牌。

      国华人寿的增资已经酝酿2年之久。早在2016年,天茂就曾公告,将募集不超过48.45亿元的资金,用于对国华人寿的增资。同时其他股东按比例增资,合计增资金额为95亿元。

      但这个增资方案迟迟未能得到监管部门批准。当时《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》等法规修改或出台,增资资料需要进行修改,耗时较久。

      按照现有的新方案,天茂引入3家湖北省国资企业同步参与国华人寿增资,海南凯益实业有限公司等原三家股东终止增资。新方案若得到监管部门批准,则国华人寿的股权结构也将从纯民营转向混合型。

      天茂认为,本次增资可以提高国华人寿的资本实力及抵御风险的能力,也有利于国华人寿充分把握当前保险业的发展机遇,实现业务规模和盈利能力的快速增长。

      相比较亏损不断的天平安盛,国华人寿的发展更为平稳。2014年进入盈利周期后,国华人寿每年的净利润均超过10亿元。其年报显示,截至2017年末,国华人寿未分配利润已达49.75亿元。

      但随着人身险业转型的推进,国华人寿也在经历结构调整的阵痛。作为一家中小型保险公司,国华人寿曾经在“资产驱动负债”的道路上高歌猛进,2012年更是创下“万能险产品三天内销售额达到1亿元”的记录。银保渠道占比过高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。2017年,国华人寿实现461.32亿元原保费收入,其中银保渠道占比达到95.11%。

      今年1月,国华人寿曾表示将强化银保渠道优势推动转型,压缩万能险规模,并重点发展期缴型长期年金、养老年金产品,推进结构优化。

      但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前10个月,国华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320亿元,同比下降了24%。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却同比大幅增长了近五倍。同时国华人寿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披露,今年前3季度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3.88亿元,同比收缩60.65%,净利润同比下滑了约4成。核心、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22.69%、131.28%,也是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  “野路子”难再续

      刘益谦现在转让产险牌照、发力寿险,有人认为他是在效仿早年马明哲。马当年也是从财险转战寿险,开始打造平安的百亿帝国。

      但刘益谦对于保险的态度几经变化,这也是资本对保险资产的一个缩影。

      国华人寿成立之初,多年亏损、业务扩张,需要股东不断出资。这个阶段的天茂在其中的股权曾一度被稀释至7.14%,可见刘老板并没有多激进。

      不久后,保险业投资不断放闸,资产驱动业务成为热潮。保险因变相发挥着强大融资功能,而深得资本大鳄们的欢心,几乎每个实力雄厚的民营资本系旗下,都掌控着一张甚至更多的保险牌照。

      这让刘益谦的“金控梦”也蠢蠢欲动。2016年,天茂曾试图募集近百亿元,用于收购安盛天平财险40.75%股权,并对国华人寿增资。倘若当时募资并购成功,天茂将实现控股“一财一寿”,坐拥保险双牌照,打造金融控股公司雏形初显。

      此举被不少保险业内人士称之为“野路子”。在传统的保险领域,险企都是通过自建业务阵营,从单一领域转向多元,再升格为集团,至今国内仅有9家保险集团。刘老板“短、平、快”的打法,引来了“到底多懂保险”的大波质疑。

      但紧接着监管趋严,监管机构强调“让真正做保险的人来做保险”。这让借助险企杠杆使用资金的“企图”难以实现,不少投机资本纷纷出让保险牌照。刘老板的“金控梦”也随之破灭。

      再造一个平安,刘益谦或许有意,但今天保险业发生了变化,资本江湖也不再是往昔的样子。天茂三季报显示,今年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40.41亿元,同比下跌51.73%,净利润跌幅也高达22.77%。当前天茂集团股价不到6元,较2017年的最高点已经“腰斩”。

      封面图片:中新网资料图

    

      总监制:王磊 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财经国家周刊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唐明梅 )

相关产品

COPYRIGHTS©2017 sal365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170